首页新闻研究财经行业数据市场娱乐 军事商学院时尚旅游人物
更多
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网站地图

滴滴战略负责人:全球联盟现金储备约70亿美元

企业领袖  2015/11/4 17:25:34 来源:腾讯科技
中研网讯:

11月3日,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北京站上,滴滴出行战略负责人朱景士透露,滴滴平台目前专车日订单量是Uber全球的2倍,是Uber中国的6倍。拥有专车和司机数量上,超过竞争对手10倍,而成本仅有对手的四分之一。

对于滴滴的全球战略, 朱景士说,希望让全球出行的人都能用到滴滴的产品,但是会通过合作来完成。因为交通的服务实际上是本地的服务,要了解本地的乘客车主和监管的体系,所以必须要有本地的合作伙伴来帮助滴滴打开市场。滴滴的战略是打造联盟。

据他介绍,他认为,美国的Lyft市场份额已经从第一季度的13%,一路增长到20%,Ola在印度有80%的市场份额,GRABTAXI在东南亚市场也有70%的市场份额,这几家的现金储备合计约有70亿美元。

以下为滴滴出行战略负责人朱景士对话全文:

主持人:大家早上好,欢迎来到第二天的TechCrunch北京国际创新峰会。开始之前我想请大家举个手,如果今天大家是打车来的请举个手,如果是通过打车软件叫车的举个手。如果是用滴滴打车叫车的请举手,不少。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请到了滴滴的战略副总裁朱景士。问一个问题,可能我们的听众也有这样的问题,现在在中国有好几个大公司都是提供出租车服务的,包括滴滴和优步,滴滴和优步在中国而言有什么区别?

朱景士:滴滴和我们的全球竞争对手都不一样。首先,我们这个公司是要解决8亿城市人口的问题,我们不希望只解决15%人口的问题,而是要解决所有城市人口的问题,要给各种背影、各种收入水平的人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。所以,我们是为消费者交通的终极解决方案。

主持人:看起来你们应该是一个出租车软件公司,但其实你们也是提供不同的其他服务,比如可以提供巴士服务,还有代驾。能不能跟我们讲讲你们提供的其他的服务,为什么要推出这些服务?

朱景士:实际上我们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提供出租车服务的公司,现在我们最大的是专车服务,每天有400万专车出行,还有巴士、代驾服务等等,还有P2P的分享,北京也有了搭车,搭车有很多社交的元素,我们不仅仅是希望他们多赚钱,希望这些车主也是多交朋友。实际上顺风车是有社交元素在里面的。

主持人:你们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当然一开始是从出租车起家的,我可以打到一个普通的北京的出租车,现在你们又提供P2P的其他的服务,这和你们主营的出租车业务是有冲突的,你们怎么确保既把出租车的业务做好,另外一方面又把其他的业务做好,因为它们之间互相是有竞争的,怎么样管理好这些业务之间的平衡。

朱景士:如果你看我们不同的业务线,它们实际上内部并不存在竞争的关系。我们的顺风车、快车都是让那些自己不方便开车的人获得服务。有些人可能想买车但是因为车牌的限制,北京上海都有限制,拍不到车牌,让他们也有机会坐车,而不仅仅是坐出租车这一个选择。我们也是帮助出租车行业在不断的变革,实际上我们的产品让出租车司机每天收入的增长10%—20%,因为我们通过技术帮助他们提高了效率。

主持人:技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实现,比如说我要打个车,拿车iPhone,我说我在这里,你们到这里来,旁边有一辆空车他过来就行了,这个好像技术上不是很难。

朱景士:但如果你处理的是几百万请求的时候,实时处理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比如说5万或者50万的请求在一个很小的区域里同时出现,你要在20秒、30茅内实现,这是一个很好的算法,北京系统本身也需要学习。我们现在用的工具都会降低交通的成本,这需要技术数据方面的能力,所以我们比所有地图软件处理的数据都要多。我们每天处理超过50tb的数据,包括车的位置,这需要大量的大数据的能力。

主持人: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提供服务,比旧金山或其他的城市要更难一些吗?为什么?

朱景士:是的,更难,因为北京有2000万人,旧金山没有那么多人,大概80万。看一下人口密度,就好像是微积分和算术之间的差别那么大,而且这里的交通体系也更复杂,我们有环线,有高速公路,很复杂,你要精确的计算这个车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要多久,交通的堵塞又会影响到你这些具体的计算。所以我们等于每天都在做微积分,而其他的公司只不过是在做一些算术,加减乘除。

主持人:我们来谈一下其他的公司,你们也是从投资者那里融到了很多资金,你们自己也在进行投资,投资到其他的公司,这也很有意思。你们投资的公司有印度、东南亚、美国,为什么你们会做这些投资,未来是想收购他们,还是想做一些扩张,还是你们为了与同行竞争。

朱景士:这里有两个根本性的原因。第一,我们想让全球出行的人都能用到我们的产品,比如说中国所有用滴滴的用户,如果你去东南亚,这个软件目前是不能用的,但如果你用东南亚公司的软件,在东南亚打开滴滴就可以通过我们合作伙伴的软件去叫车。另外,我们认为交通的服务实际上是一个本地的服务,你必须要了解本地的乘客车主和监管的体系,所以我们必须有本地的合作伙伴来帮助我们打开市场。所以我们希望打造的是联盟的形式,让本地的公司能够跟我们分享他们的经验、知识,通过技术运营拉到同样的高度。所以这是一个公司分享经验的过程。

主持人:所以你不是要收购这些公司?

朱景士:目前还没有考虑。

主持人:能不能详细的讲一讲这些产品,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可能就是打车,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类型的产品。

朱景士:说到这些产品的差别,出租车是一个久已有之的产品,专车是我们14个月之前推出的。这里又有两种不同的产品,一种是高档的豪华型的,我们也有快车类型的,这是一个P2P共享的比较便宜一点的服务。它们都有非常清楚的价位。顺风车可能是在中国才有的服务,本来白领是每天要开车上班的,但是我们可以提供顺风车的服务,可以分担油钱,并且他可以成为你的朋友。这是一个很社交化的产品,比如说专车,你可以给这个司机评价4星还是5星,顺风车是定性的,不是靠简单的量化的指标。未来我们还会根据兴趣爱好做一个配对,比如说司机是一个球迷,我们也会找一个球迷搭他的车。在北京开车在路上堵2个小时,如果有一个朋友大家有共同的兴趣那不是很好吗?

主持人:所以你们既是一个出租车软件公司,又是一个社交化的公司。

朱景士:对,这是我们目前的发展方向。

主持人:像滴滴这样的公司有一个问题,即监管的问题,因为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,有大量的城市,很多都是大城市,能不能谈谈你们跟监管机构方面合作的情况。

朱景士:我们希望为所有人都能提供舒适的出行体验,所以跟出租车公司和政府我们都是保留密切的沟通的,因为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提升司机的收入,提升大家出行的效率。这既能包括到出租车公司,也能帮助到政府,而且还能解决很多社会问题,比如拼车,其实减少了路上车辆的总数。我们的巴士服务对公交系统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,可以帮助人们更好的出行。所有这些都是可以帮助政府解决交通方面的问题,解决拥堵、污染等等的问题。

主持人:有没有哪一个政府是你们要密切配合的,还是你跟每一个城市的政府都在打交道。

朱景士:我们会跟不同的机构打交道,比如说在上海,我们的专车业务已经完全合法。在上海我们会跟各个级别的政府合作,比如说提供一个总体的交通解决方案,也和城市的几大出租车公司合作,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会推出创新的服务,希望打造更加稳定、更加安全的体系,包括专车体系等等,所以每个城市还是有差异的。

主持人:你们的融资,融到了二、三十亿美元左右,这个钱你们是怎么花的。

朱景士: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的规模,交通网络最重要的是规模,规模越大,你的成本会更低。所以,我们现在的效率是很高的。跟竞争对手比,我们的支出可能只是他们的1/4。

主持人:这个数字能讲吗?

朱景士:不能说。

主持人:能不能说优步花了多少钱?

朱景士:也不能讲,我们会将越来越多的钱投入到创新上面,我们正在打造一个世界领先的大数据中心,我们有世界领先的科学家,我们会进行深度学习。我们的能力和世界上最好的公司都在接近,我们会引进更多的人才,我们想解决消费者出行上最难的问题。

主持人:你们是不是在海外也在招聘人才,比如说美国。

朱景士:我们在全世界各地都在招聘人才,只要有这样的愿望,想解决交通领域最难的最尖端问题的,我们都欢迎。

主持人:我知道有些这种软件公司也在自己国家之外也开一些办事处,你们有没有考虑。

朱景士:应该是会的。

主持人:会不会在美国开一个研发中心。

朱景士:只能说可能会。

主持人:您也提到过您从不同的投资者那里融到过资金,您觉得滴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退出机制给到他们。

朱景士:可能会也IPO,但是不会是在近期,最终应该是会有这么一个IPO。

主持人:现在可不可以说你们或者在美国或者在中国上市。

朱景士:现在说这个确实太早了。

主持人:你们在技术方面目前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晚上什么事情让你睡不着觉。

朱景士:这些问题不会让我们晚上睡不着觉,反而让我们感到兴奋,因为这会让我们知道,我们解决的问题并不是常见的问题。

像北京这样人口的密度,供求量的数字之大,道路交通体系的复杂程度,这都是给我们提出了很高的挑战,但如果能解决问题那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。

举个例子,我们最近在北京推出了搭车的服务,只有在滴滴快车上目前有这个服务。你可以分享这一次车程,车费就可以打7折,已经推出了4—5周的时间,现在有30%的快车是用搭车共享的模式来完成的。实际上这是不容易的,关键你要决定是不是这两个人是可以配在一起,是可以分享的。

你要知道司机从A到B处要多久,如果你只是知道A和B具体的路程长短是不够的,因为可能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离高速的出口很远,并且这个地方又很堵,司机过去的时间会很长。所以我们必须知道交通的状况是什么样的,对公路的地图也要非常的了解,你才能估算出最后到达的时间,否则其他搭车的人会觉得要等这么久才能出行。基本上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你要做出这样的计算。

主持人:关于巴士的服务听上去很有意思,能不能讲一讲。未来我们也可能提供无人驾驶这样的汽车,无人驾驶的大公车里面可能会装4—5个人,你们对此有没有宏伟的计划?

朱景士:巴士服务应该是共享搭车服务的终极模式,4座的汽车里坐2—3个人,以后大的巴士可以装几十个人,他们去到同一个地点,这样就可以把成本极大的降低。目前我们主要考虑的是通勤人士的需要,如果没有这样的巴士服务,可能要走2—3公里才能去到公交站、地铁站,现在我们给他一个一站式解决的方法。

主持人:如果我在这个巴士路线的附近,我是不是可以让它载我。

朱景士:目前还不是按需服务,打开滴滴 巴士出行服务,你可以看到目前有没有这方面的需求。如果手机上面告诉你这个巴士什么时候到站、什么时候开走,这样你就可以考虑自己是不是有足够的时间到大那里。未来说不定就是7—8个人小的巴士的出行服务,这样成本也会降低很多。

主持人:刚才说到无人驾驶是未来发展和研发的趋势,滴滴有没有这样的打算?

朱景士:这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,有很大的发展可能。无人驾驶的公司,像苹果、Google、特斯拉、奔驰、宝马都在研究这方面的技术问题,技术不是大的问题,未来技术肯定会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方向,我们也在关注,也会进行投资的。

主持人:您刚才提到你们提供了不同的交通出行的服务,滴滴有没有考虑到 其他的服务领域,比如说食物的快递。

朱景士:目前我们技术了核心就是把人从A点送到B点,而且是以最便利最廉价的模式帮助人们从A点到B点进行出行,这是我们技术最大的核心价值。里面还有许多的创新,我们最近刚刚在中国做了一个试驾的服务,只是在中国才有,一般试驾需要开车去到试驾点,等了很久只能开几分钟,再开自己的车回家。我们现在做的试驾的服务,用APP申请试驾,就会有试驾的车直接到你这儿来,你自己坐到试驾的车里,开个几分钟。或者在上班的途中你也可以做这样的试驾,当然这不是免费的服务,我们是要收费的。

主持人:还有一些打车软件的公司和一些初创的企业不断的合作,今天在座的很多听众是初创企业,你们和这些初创企业是怎么合作的,你觉得他们可以给利用提供什么样的价值。

朱景士:交通网络是一个很大的价值链,从车的生产到维修,还有维护、售后服务等等,整个价值链是非常长的,我们是张开双臂欢迎所有人的。我们特别包容,愿意和给我们价值链增加新的价值的公司进行合作,比如说提高效率等等。我们的创始人也经常参加一些活动,看看有没有新的点子,我们是兼容并蓄的。

主持人:你们在中国提供这些服务的时候有什么经验和体会。

朱景士:我们在中国运营的体会,最重要的一点你要知道你的用户,你要了解你的用户,我们就必须了解乘客和驾驶员,要比其他的任何的竞争者了解我们的乘客,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用户。我们现在有七种不同的服务,我们还有一些企业和商业化的服务,如果你再创造一些新的产品和服务的时候,哪怕你的技术再先进,哪怕你的算法再先进,你不了解用户的痛点也是没有用的。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,也雇了特别棒的人才,就是希望更好的了解到消费者的痛点。

主持人:接下来会不会有第8、第9个产品。

朱景士:这个不好说,目前已有的7个产品已经能够解决很多的问题了,交通方面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解决。

主持人:你在考虑开发新产品的时候,会不会看美国或者其他的国家有没有新的方法可以借鉴,或者只是把创新的源头聚焦在中国的市场。

朱景士:我们肯定是聚焦中国市场的,一开始是以出租车服务开始,后来慢慢的有了等等不同的服务。我们发现很多驾驶员他们有车,但是他们不愿意成为这样的服务提供商,他们开车就是想跟大家分享开车体验,交朋友,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有顺风车这样的产品推出。这样大家会感觉很有意思,有社交的部分。我们自己的员工每天通勤也有很多的痛点,但是搭车或者专车或者出租车太贵了,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才有了巴士的服务。比如说你喝了酒以后,你可以使用我们的APP上代驾的服务,这些都来自于我们对用户的观察,根据他们的痛点推出的一些新的服务和产品。我们知道他们的体会,跟他们一块交流,很多的创新就是跟他们不断的交流和对谈当中得到的启示。

在中国拥有一辆自己的车辆好像是身份的特征,比如说我的工作很好,我赚很多钱,我买一辆好车,让大家看到我是很成功的。

主持人:在未来打车软件流行以后,可能大家对于买车这件事没有那么热衷了,你觉得这会不会改变大家对于拥有车辆的愿景?

朱景士:的确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改变,车辆拥有量北京、上海这些地方已经饱和了,限车、限牌等等。每年新车的拥有量已经受到了一定的限制,比如说90后或者00后,这些年轻人对于拥有车辆这件事不太看重了,他们更愿意把自己的生活质量提高。所以我们认为未来买车这个趋势还是会改变的。


中研网版权及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***(非中研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0755-83770576 邮箱:report@chinairn.com

染发剂

2015-2020年中国染发剂行业全景调研与发展战略研究咨

第一部分 产业环境透视第一章 染发剂行业发展综述第

巧克力

2015-2020年中国巧克力行业市场全景调研与竞争趋势分

第一部分 产业环境透视第一章 巧克力行业发展概述第

廉价航空

2015-2020年中国廉价航空行业市场全局调研与竞争趋势

第一部分 产业环境透视第一章 廉价航空行业发展综述